当前位置: 主页 > www.0118666.com >

作家笔下的快乐童年(书名或文章名)

时间:2019-09-09 03:23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瑞典文学院在北京时间10月12日晚上19点宣布,将2006年度诺贝尔文学奖授予土耳其作家奥罕帕慕克(Orhan Pamuk)。 帕慕克是首位荣膺诺贝尔文学奖的土耳其人,瑞典文学院在网站上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瑞典文学院在北京时间10月12日晚上19点宣布,将2006年度诺贝尔文学奖授予土耳其作家奥罕·帕慕克(Orhan Pamuk)。

  帕慕克是首位荣膺诺贝尔文学奖的土耳其人,瑞典文学院在网站上发布的颁奖公告中说,授予贝尔文学奖的理由是“在探索他故乡忧郁的灵魂时发现了文明之间冲突和交错的新象征。”据悉,今年诺贝尔文学奖的得主,将获得1000万瑞典克朗(约合137万美元)的奖金。(高勇)

  奥罕·帕慕克(Orhan Pamuk)(1952.06.07~ )被认为是当代欧洲最核心的三位文学家之一,是享誉国际的土耳其文坛巨擘。出生于伊斯坦堡,在伊斯坦布尔科技大学主修建筑。

  1979年第一部作品《塞夫得特州长和他的儿子们》得到《土而其日报》小说首奖,并在1982年出版,1983年再度赢得奥尔罕?凯马尔小说奖。

  1983年出版第二本小说《寂静的房子》,并于1991年获得得到欧洲发现奖,同年出版法文版。

  1985年出版第一本历史小说《白色城堡》,这本小说让他享誉全球,纽约时报书评称他:“一位新星正在东方诞生——土耳其作家奥罕·帕慕克。”这本书荣获1990年美国外国小说独立奖。

  1990年出版《黑书》是一个里程碑,这本小说让他在土耳其文学圈备受争议的同时也广受一般读者喜爱。法文版获得了法兰西文化奖。1992年他以这本小说为蓝本,完成《隐蔽的脸》的电影剧本。

  1997年《新人生》一书的出版在土耳其造成轰动,成为土耳其历史上销售速度最快的书籍。

  1998年《我的名字叫红》出版,这本书确定了他在国际文坛上的的文学地位;获得2003年都柏林文学奖,这个奖奖金高达10万欧元,是全世界奖金最高的文学奖,同时还赢得了法国文艺奖和意大利格林扎纳?卡佛文学奖。

  2005年作者的新作《伊斯坦布尔》被诺贝尔文学奖提名。同年获得德国书业和平奖。

  他的作品已被译成40多种语言出版。文学评论家把他和普鲁斯特、托马斯·曼、卡尔维诺、博尔赫斯、安伯托·艾柯等大师相提并论。

  (原创)我看余英时谈文化重建和刘小枫论国共“党文化”(2006-11-19 11:17:21)[68]

  奥尔罕·帕慕克出生于伊斯坦堡,在伊斯坦布尔科技大学主修建筑。他的作品曾获得欧洲发现奖、美国外国小说独立奖、都柏林奖等等。其中,《我的名字叫红》获得了包括法国文学奖、意大利格林扎纳·卡佛文学奖和都柏林文学奖在内的欧洲三大文学奖项。作品已被译成20多种语言出版。

  有“亚洲最聪明的小说家”之称的奥尔罕·帕慕克代表作《我的名字叫红》近日由北京世纪文景文化传播公司引进,将于7月底上市,这是这位土耳其最负盛名作家的作品首次在内地出版。

  《我的名字叫红》第一句就是:“如今我是一具尸体,一具躺在井底的尸体。”这部诡异的小说就从一具尸体的啰嗦、无味的独白开始,类似于围棋里的“复盘”,追究死亡的原因,用一个十六世纪伊斯坦布尔画家的谋杀事件拼贴出了奥斯曼帝国艺术、宗教、日常生活的整体历史。有读者认为这部小说只是一个谋杀推理故事,也有评论家认为这本小说充满了哲思。

  帕慕克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表示激发他写作这本书的激情缘自伊斯兰细密画。他把他看过的细密画里不可胜数的细节都放在了小说里。

  “在爱和战争背后潜藏的古典伊斯兰故事是每个人都耳熟能详的,不过今天西方化的大趋势下,很少有人记得他们了。我的小说是想对这些被遗忘的故事和无数美轮美奂的图画致敬。”帕慕克说。他表示卡尔维诺教他学会独创性与历史本身同等重要,从艾柯那里他学会温文尔雅地运用谋杀的形式,从尤瑟纳尔那学到讲述历史小说的语调和语言。

  这次引进的版本译自土耳其语版,出版社表示年底还将推出帕慕克另外两部作品《雪》和《白色城堡》。

  帕慕克的小说在国际上声誉很高,他将复杂的内涵以娴熟的通俗小说的手法来表现,更易于读者接受。《纽约时报》这样评价:帕慕克的小说内容博学多闻,形式前卫实验,但又流畅好读。《芝加哥论坛报》称奥尔罕·帕慕克是一位清醒的城市编年史家。《纽约客》则认为帕慕克让人联想起普鲁斯特。

  书评人王来雨曾阅读过台湾版的《我的名字叫红》等帕慕克作品。“扮深沉很多人都会,扮F4而且骨子里深沉冷清像一朵梅花,就需要本钱,必须色艺双绝。”王来雨还认为《我的名字叫红》的双螺旋式结构在多重文化冲突下尤其让人着迷。他分析故事的复杂性在于,作家想像的中国东方文化、根深于本地的伊斯兰文化、夹缝中的文艺复兴,这三种文化错综交织相互冲突,双螺旋式结构腾挪转展,在大框架下隐藏的花哨的小细节像谜语一样引人入胜。

  很多人认为帕慕克之所以没获诺贝尔文学奖的一个原因,就是他的作品太好看,太流行了。王来雨认为:“帕慕克的缺点就是他写得太好看了,这在一定程度上削减了小说的思辨能力,在小说中,他只是提出问题,但对问题的思辨还不深入。”

  清真寺高耸入云的宣礼塔在蔚蓝的苍穹下闪闪发光,来自黑海的风呼啸穿梭过蜿蜒曲折的古城街衢。当人如潮涌的市集喧嚣渐息,街头小贩踏月而返,烟雾弥漫的小酒馆里,隔着透光的帘幕,说书人搬弄手中的皮影,好戏正要上演:

  惨遭谋杀的细密画镀金师肉身虽死,但魂魄不灭,从古井幽幽深处透露一个骇人的阴谋,恐将动摇奥图曼帝国的根基;而失意恋人布拉克回到睽违12载的故乡,像一个梦游者,在永恒的恋人莎库儿身边徘徊不去。

  2004年夏天,麦田出版《我的名字叫红》,这是享誉国际的土耳其文坛巨擘奥罕帕慕克在台湾出版的第一本小说。珠玉般精雕细琢的瑰丽文字,构筑出一个富丽堂皇的历史场景,缠绵悱恻的儿女私情与政教冲突的家国情势则是穿梭其中的剧情。这个充满异国情调的历史悬疑故事旋即在台湾书市掀起了阅读奥罕帕慕克的热潮,麦田紧接着又出版了他的《白色城堡》和《新人生》以飨读者;而11月底帕慕克亲自访台,则将这场土耳其热带向最高点。

  这一切始于2003年初。麦田发行人涂玉云女士在亚马逊网络书店无意中发现《我的名字叫红》,小说一开始竟是一具尸体在说话,深深吸引了她,一读下去竟欲罢不能,马上决定要签下这本书。几个月后,《我的名字叫红》获得「都柏林文学奖」,线;帕慕克在世界文坛的地位,也成为最有希望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的土耳其作家。

  文学性不必然代表艰涩。在土耳其,《我的名字叫红》是一本大家争相阅读的畅销书;在全世界则已译成20多国文字,销售超过50多万本。

  帕慕克花了六年的时间写成《我的名字叫红》,然而却是倾一生的执念与思索才熔炼凝塑出小说的内容--关于伊斯兰消逝的细密画传统;关于他出生、成长、终生热爱的城市伊斯坦堡;关于他与母亲之间既亲密又紧张的关系。上述种种使《我的名字叫红》在原本即已瑰丽诡谲的情节之外,又增添了一分自传性的色彩。

  帕慕克自小即着迷于精致的细密画,本书华丽的写作风格无疑就是一幅文字的细密画,这是他对传统细密画画家的礼赞,也是对自己无法成为画家的一种心理补偿。而小说中十余个角色轮番上阵,从各自的视角陈述各自版本的故事,这种多重叙事结构的本意,帕慕克说,是希望巨细靡遗重现400年前伊斯坦堡这个城市的丰美、灿烂的质地与风情,于是,不止小说中的人物会说话,马、狗、树、金币、甚至「红」这个颜色也能发声,说自己的故事。

  身为土耳其作家,《我的名字叫红》又出版于911前夕,不免使帕慕克的作品增添了一分政治色彩。《我的名字叫红》这书名是什么意思?

  「颜色的意义在于它出现在我们面前,而我们看到了。我们无法向一个看不见的人解释红色。」

  到过伊斯坦堡的游客,都会被那宏伟的气象所震慑:海天一色、红河波光粼粼,来往船只万紫千红,犹如一幅奇美无比的图画,而整个城市里,寺院教堂的黄金圆顶掩映成趣,交织出回肠荡气的雄浑瑰丽景观。不过, 真正精采而值得一再玩味的却是那蜿蜒曲折的巷弄及多重阻隔的墙面,从断壁残垣的历史古迹到细腻精致的墙面图案,充分显示了「柳暗花明又一村」、「横看是岭侧成峰」的百般变化。

  在当代最出名的土耳其小说家奥罕帕慕克(Orhan Pamuk)的笔下,「百万个细密画学徒眼睛的墙壁纹饰;悬挂于门和墙上的花纹小盘子;秘密写入插画边框的对句;藏匿于墙底、角落、建筑外墙纹饰中、脚跟底下、灌木丛里和岩石缝隙间的卑微签名」(一二八页),任何一个图案、色彩、空隙、阴影、砖瓦都在墙面上留下历史、人物、猫狗、飞禽、云朵、花卉、草木的印记、铭刻及线索,「重复出现在千万幅画中」,一片片编织出帖木儿、塔哈玛斯的往事。历史故事以墙面一再被印刻绘画的誊写方式(palimpsest)呈现出真相与虚构、艺术与政治、广西特马至尊。美学与宗教之间的穿梭缩影与万花筒。

  享誉全球的土耳其作家,帕慕克是六本小说的作者,《我的名字叫红》于一九九八年推出后,已被译成至少二十种语文之多,可算是帕慕克最享盛名的代表作。整部小说以色彩、景物、图画为背景,道出十六世纪鄂图曼帝国的秘辛。透过一位遭到谋杀的画家(镀金师高雅埃芬迪),去铺陈各种叙事声音,由死者本身到凶手到周边的各种人物及动植物:姨丈、小孩奥罕、守活寡的莎库儿及追求她的布拉克,或以斯帖、奥斯曼、三位画师(除了橄榄,还有蝴蝶、鹳鸟)、撒旦,乃至马、狗、树、金币、死亡、红色等。帕慕克不断就谋杀事件的历史与社会脉络、个人与国家、艺术与宗教、公共与私人、个别境遇与共同命运,扣紧三本书的插画(尤其针对苏丹特别属意的《庆典之书》及主角正在进行的「一本秘密编纂的书籍」),去「图」显政治、爱情、美学信仰的冲突及其暴力。这部作品与其说是以谋杀与侦探情节为主轴,不如说它是个故事拼图、历史缩影及权力重新被腾写的版面,一再以新色彩、布局、主题、人物去再度建构、理解,让个别叙事者的真相再现方式化入更大的图画展轴的缝隙之中。一方面运用有如电影的「缝合」(suture)技巧,连结情节, 扩充人物心理之发展面向,另一方面则又引爆更多的问题,把叙事体的完整、封闭性予以质疑和解除,以便读者仔细玩味,看出景物在细部铺写(detail)、小节复制(miniature)、背景秘辛揭露、重新誊写的过程里,一再以新的面貌出土。每一位叙事者的故事真实性也因而成为水中明月,不断引发涟漪作用,跟着其它继起的叙事角度而起伏、波动、蜕变、破裂、瓦解。

  以「红」这个主色调为例,它充斥了全书的篇幅,由鲜血(王子弑父兄、画师杀同事)到红地毯、红蜡烛、红墨水、红衣裳、红丝纱、远方红船,或红色所象征的热情、真诚,可算得上是既能与各种历史谋杀篡位、情色角逐、剧烈痛楚等联想在一起,但也与个人的死亡、记忆、作画活动,乃至喜悦、自由等情感彼此辐辏。如在一二九页,「我的思想,我面前的事物,我的记忆,我的眼睛,全部,融合在一起,化为恐惧。我分辨不出任何单一颜色,接着,我才明白,所有色彩全变成了红色。我以为是血的,其实是红色的墨水;我以为他手上的是墨水,但那才是我飞溅的鲜血」。不过,到一三八页,色彩则是「眼睛的触摸,聋子的音乐,黑暗吐露的话语」,红色是「炙热、强壮」的象征,与情欲、纯正几乎划上等号,「红」这位叙事者更透过两位画家的对话,问「红」的感觉、意义及气味,视红为对阿拉的狂热信仰,及对伊斯兰艺术的坚定理念(本土艺术超过威尼斯的艺术)之表征,「红」的意义在于「它出现在我们面前……我们无法向一个看不见的人解释红色」,一如「受撒旦诱惑的人为了否定真主的存在,坚持说我们无法看见真主」(一四○页)。反讽的是,这两位热烈讨论红色的画家却是盲者!在高雅这位镀金师灵魂飘上天际之时,他肉身所染上的血污却引导他迎向阳光、天使,他突然察觉到自由的真谛,「顿时,惊惧狂喜之中我明白了自己就在他身旁。在此同时,我感觉到四周涌入一股无以匹敌的红」。「短短的一瞬间,红色染透了一切。这艳丽的色彩溢满了我和全宇宙」,但是血污的深红也令他在被带到衪面前时「感到羞耻难堪」。

  红色是物质与精神兼具,世俗而又神圣的色彩,透过红色,叙事者将一五九○年左右的伊斯兰世界日常生活的细节予以着色、勾勒、再现,每一种色彩就像小说中的人物及其观点一样,也弥漫了红,但大致是血污、热情与孤独,只有在纯正的红加以照亮之下,也就是与真主产生信仰接触之时,才绽放出红色火花。小说是在这两种文本技巧(多元声音彼此交织及红颜料与纯红之对照)之下展开它的历史魔幻情节,成为既富侦探色彩又具文学、政治、宗教、自传、浪漫、流浪、成长,乃至后设小说(metafiction)各种文类的故事拼图。

  《我的名字叫红》是文类混杂、多音交响、各种画面不断重迭的故事拼图。「故事」的大画面是以一个历史重要转折场景为其视域中心,也就是十六世纪的帝国与宗教、政治、艺术兴亡史,而这幅画的远近交点(vanishing point)则放在东西文明的桥梁伊斯坦堡,因此可说极具关键地位。一五○一年到一七三六年是萨非王朝统治时期,伊斯兰什叶派为当时的国教,如火如荼地展开对其他教派及其教义的挤压排斥作用。一五一四年鄂图曼苏丹在察地伦击败了萨非王朝的军队,大举掠夺波斯大不里士的宫殿,将精美的细密画、书籍带回伊斯坦堡,于一五二○年至一五六六年缔建鄂图曼文化的黄金时期,将帝国的版图加以扩充,往东西方延伸。继位之苏丹穆拉德三世登基,《我的名字叫红》便是在苏丹三世的任内(15741595),以鄂图曼苏丹在伊斯坦堡下令编纂《技艺之书》、《庆典之书》、《胜利之书》的绘制工作此一历史事件为背景,深入铺陈细密画家奥斯曼大师及他的徒弟(橄榄、蝴蝶、鹳鸟、高雅)的作画工程。

  故事一开始是高雅这位镀金师被杀之后,他以尸体的位势,作出自我表白及回溯。但是,小说并不是以侦察凶手为其主轴,反而是从不同的观点一一拼出整个历史的图像,先是高雅的尸体说话,他请读者注意追究他死亡背后所隐藏的「一个骇人阴谋」,因为它「极可能瓦解我们的宗教、传统,以及世界观」(一一页)。死者的记忆其实相当含糊,而且他每一段的叙事长短不一,反而是另一位叙事者,也就是出国十二年浪子回头,刚从东方返回伊斯坦堡的布拉克,提供了较详细且立足于个人成长经历的集体记忆与心理认同戏剧。除此之外,有趣的是:狗、马、树、小孩也都来讲述所见所闻,一幅一幅由远而近,个人与群体、公共与私下彼此交织的史诗图画长轴于焉展开。值得注意的是:众多叙事者中有个小孩,也就是原配丈夫一去不回的莎库儿她的第二个儿子,名字也叫奥罕,据帕慕克在访谈中供称,莎库儿的孤独及她与儿子的关系大致是他本身的亲身经历,兄弟之间的争吵、打斗,他们与母亲的不断妥协、和好,其实颇具自传色彩,这在某一意义上加深了此一小说将历史与个人传记交织的面向。

  但是历史与魔幻的面向并不出现于历史、帝王、人物、画师,乃至作者本人的童年往事彼此纠缠而已。年代纪(如布拉克是于一五九一年回到伊斯坦堡)往往与更重要或隐而不彰的事件连结而在无意识中产生其意义,尤其这些画师正在奥斯曼的引领之下,纷纷由边饰、画马、着色、镀金去呈现《庆典之书》的各种面貌。他们是在伊斯兰教派之间对政教偶像、宗教仪式、绘画再现的诠释冲突、族群暴力,乃至伊斯兰面对基督教势力,细密画传统与威尼斯艺术、东方时间与西方时钟(伊丽莎白女王所赠)彼此角力的背景之下展现个人的创意及局限,同时四位画师与师父、同事、宫廷、行政长官之间也充满了矛盾,高雅被谋杀之后,他所遭谋杀的原因,不断在各种叙事声音中呈现出不同的缘由:贪人钱财、同行相嫉、爱情三角、高手联盟60259中特,宗教迫害等,似乎莫衷一是,很难下定论。这些历史、文化上无法轻易厘清的冲突、变化、暴力、掠夺及协议,扣紧了公共与私人的大小事件,从内到外,由远而近,或以大型叙事(如布拉克的历史回忆)及其国家转型叙事,或以细节(如奥罕、莎库儿及死者本身的枝节叙事),彼此交会、纹饰、掩盖,构成了各种交互肯定、指涉或质疑的存在。什么是主?何者是客?而真相又如何彰显?这些议题在中古或文艺复兴早期的绘画,尤其一些插图本(illuminated text)中,其实并非日后的空气远近法,以观赏者之主体位置为准所统合的视域及其世界观所能比拟。在伊斯兰的绘画美学中,画与隐藏的世界秩序,赏画者的精神状态及其宗教情操之间,存在着多重神秘的联系,诚如布拉克指出:

  趁着每一段寂静,我研究面前的图画,想象画纸上的颜色分别出自热情的橄榄、美丽的蝴蝶与亡故的镀金师之手。我忍不住想学学恩尼须帖对着图画大喊:「撒旦!」或「死亡!」,但恐惧阻止了我。不仅如此,这些插画让我心烦意乱,因为尽管我的恩尼须帖再三坚持,我却实在写不出一则可以配合它们的适当故事。而且,慢慢地,我愈来愈肯定他的死亡与这些图有关,感到焦躁不安。(一六二页)

  模仿或复写是《我的名字叫红》非常重要的手法。其实不只是画师做插图,重新再现画的意境,人物之间也不断复制彼此,而画师们个别讲述的三个寓言故事,乃至皇室之中的家庭血腥史,都一再复述出人类的宿命。「凶手」在二十三章结束时的告白也许是个脚注,说明这部作品何以会透过绘书之细节复制画师及其心路历程,去铺陈一个大时代的变化及其潜在的多元冲突、转机:

  我们两人爱上了同一个女人。他走在我的前方,浑然不觉我的存在,我们穿越伊斯坦堡蜿蜒扭曲的街道,上坡又下坡,如兄弟般行经野狗群聚打架的荒凉巷弄,跨越邪灵徘徊的火灾废墟、天使斜倚圆顶熟睡的清真寺后院。我们沿着对死者灵魂低语的扁柏树,绕过幽魂聚集的积雪墓园,看不见的远方盗匪正在勒杀他们的牺牲者。我们走过数不完的商店、马厩、苦行僧修院、蜡烛工厂、皮革工厂和石墙。随着我们持续前进,我感觉到自己不是在跟踪他,相反地,我其实是在模仿他。(九五页)

  踏着古人走过的足迹,穿越荒凉但又熟悉的街道,置身于废墟与圣殿之间,主角们突然发现自己已进入虚实难分难解的叙事魔域。在这种诡异的情境中,历史想象、现实世界、小说情节、艺术再现彼此复制,一再可被重新腾写,此一惊悚体验大概是这部作品最耐人寻味的面向吧。(本文作者为清大外文系教授)(本文由麦田出版社提供)

  「他的小说——内容博学多闻,形式前卫实验,但又流畅好读,让人不忍释手——为他赢得世界性的声誉。」--纽约时报

  「土耳其最重要的小说家,各地瞩目的人物……第一流的说书人。」--时代杂志文学副刊

  「帕慕克不带感情的真知灼见,与阿拉伯花纹式的内省观察,让人联想起普鲁斯特。」--约翰阿普戴克

  「透彻、深奥、无限犀利且引人入胜,彷佛把波赫士一篇晶莹剔透的作品延长成为整部长篇小说。我从没读过如此精湛的作品。每个人都应该读读奥罕帕慕克。」--新政治家

  伊斯坦堡,1590年代末期,苏丹秘密委制一本伟大的书簎:颂扬他的生活与帝国。他找来当时最优秀的画家,以欧洲的风格为此书作画。然而,在激进宗教基本教义运动盛行的当时,这是一项危险的计划。任何具像艺术的作品皆被视为对伊斯兰教的砥触。为了自身的安危,参与绘画的艺术家们必需暗中进行计划。

  然而,一位纤细画家失踪了,唯恐已遭杀害,这时他们的大师不得不寻求外援。遇害的画家究竟是死于画师间的夙仇、爱情的纠葛、还是宗教的暴力?苏丹要求在三天内查出结果,而线索,很可能就藏在书中未完成的图画某处……

  奥罕帕慕克,土耳其最重要的小说家,名声响誉全世界。在《我的名字叫做红》中,他不仅编织出一个惊悚的谋杀之谜,对于爱情与艺术创作,更有深刻迷人的阐释。

  奥罕帕慕克Orhan Pamuk(1952.06.07~),他出生于伊斯坦堡,除了花三年的时间待在纽约之外,他在伊斯坦堡科技大学主修建筑以及在伊斯坦堡大学念新闻研究所;自一九七四开始有规律的写作起,至今从未间断。

  一九八三年出版第二本小说Sessiz Ev,并于一九八四年得到Madarali小说奖;一九九一年这本小说再度得到欧洲发现奖(la Decouverte Europeenne),同年出版法文版。

  一九八五年出版第一本历史小说Beyaz Kale(The White Castle)这本小说让他享誉全球,纽约时报书评称他:「一位新星正在东方诞生--土耳其作家奥罕帕慕克。」这本书得到一九九○的美国外国小说独立奖。

  一九九○年出版Kara Kitap(The Black Book)是一个里程碑,这本小说让他在土耳其文学圈备受争议的同时也广受一般读者喜爱。一九九二年他以这本小说为蓝本,完成Gizli Yuz的电影剧本;并受到土耳其导演Omer Kavur的青睐。

  一九九七年Yeni Hayat(The New Life)一书的出版在土耳其造成轰动,成为土耳其历史上销售速度最快的书籍。

  一九九八年Benim Adim Kirmizi(My Name is Red)出版,这本书确定了他在国际文坛上的的文学地位;获得二○○三年都柏林文学奖,这个奖奖金高达十万欧元,是全世界奖金最高的文学奖。

  奥尔罕·帕慕克(Orhan Pamuk)(1952.06.07~ )帕慕克被认为是当代欧洲最核心的三位文学家之一,是享誉国际的土耳其文坛巨擘。出生于伊斯坦堡,在伊斯坦布尔科技大学主修建筑。于2005年荣获得德国书业和平奖,并被提名诺贝尔文学奖。

  他的作品曾获得欧洲发现奖、美国外国小说独立奖、都柏林奖等等。其中,《我的名字叫红》获得了包括法国文学奖、意大利格林扎纳·卡佛文学奖和都柏林文学奖在内的欧洲三大文学奖项。他的作品已被译成20多种语言出版。文学评论家把他和普鲁斯特、托马斯·曼、卡尔维诺、博尔赫斯、安伯托·艾柯等大师相提并论。

  1590年末的伊斯坦布尔,国王苏丹秘密委制一本伟大的书籍,颂扬他的生活与帝国。四位当朝最优秀的细密画家齐聚京城,分工合作,精心绘制这本旷世之作。此时离家12年的青年黑终于回到他的故乡——伊斯坦布尔,迎接他归来的除了爱情,还有接踵而来的谋杀案……

  一位细密画家失踪了,随即被发现死于深井中,奉命为苏丹绘制抄本的长者也惨遭杀害。遇害的画家究竟是死于画师间的夙仇、爱情的纠葛、还是与苏丹的这次秘密委托有关?苏丹要求宫廷绘画大师奥斯曼和青年黑在三天内查出结果,而线索,很?/ca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内容:
刘德华的人物评价 被制造的网红“扫地僧”被表达 恐怖蜡像馆的影片评价 金枝玉叶的影片评价 新京报智慧城市论坛即将召开论
跑狗图解数字| 王中王一肖一码中特| 香港马会开结果直播现场直播| 香港王中王特码论坛| 香港管家婆彩图 开奖结果| 四海图库总站开奖| 香港挂牌高手论坛| 香港六和同彩开奖结果| 正宗版生肖排码表| 香港白姐统一图库印刷|